您的位置:主页 > www.341288.com > 为什么说跳楼自杀的人跳楼之后的几秒都会后悔?

为什么说跳楼自杀的人跳楼之后的几秒都会后悔?

发布日期:2019-10-07 03:59   来源:未知   阅读:

  现有的自杀理论是可以解释一些重要的事实和概念的,但是仍然有关键的问题悬而未决:如果说绝望、心理痛苦、情绪调节失控是自杀的关键,又怎么去解释那些大多数具备这些因素的人没有死于自杀,甚至没有尝试过自杀的事实呢?

  在《为什么要自杀》这部著作中,托马斯乔伊纳提到一个理解自杀行为的方式:当自我伤害或其他危险经历变得非常寻常,让人们觉察不到其中的危险,人们就逐渐建立了自杀行为;这时候,我们就有可能要失去他们了。

  同样的观点早在三百年前,伏尔泰那里就已经出现了。伏尔泰在思考罗马演说家卡托的自杀时,他写的一些东西对我们很有启发:说卡托因为软弱而自杀是很荒谬的。除了坚强的人,谁能克服掉这最强悍的自然本性呢?

  这也就意味着,自我伤害,尤其当它变得非常严重时,潜在的疼痛和恐惧就会发生作用――很少有人能承受这么高强度的疼痛、恐惧或类似的东西。

  这儿的结论是:那些习惯了自杀负面效应,并且已经获得了和自杀相关能力的人,是仅有的能实施自杀的人;其他人不能,即使他们很想,非常想。

  被自我保护的天性所束缚,这一观点在那些首次实施严重自杀行为、后来很快后悔的人们那里可以得到印证。

  乔伊纳就指出,有从高处跳下来幸存的人称他在半空中就后悔了。比如《纽约人》的一篇文章中引用了一个从金门大桥跳下而没有死亡的人讲的话: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原本以为不如意,却都变得如意了――除了我刚刚跳下这件事。

  金门大桥另一个幸存者,也表达了类似的后悔情绪:我的第一个想法是,该死的我做了什么?我不想死。

  问题是,他们自杀前都特别坚决,可为什么陡然就变卦了呢?自杀学家施耐德曼解决了这个问题,说:我相信那些真正将自杀付诸实践的人,在实施的那一刻,对生与死是很矛盾的。他们想死去,他们同时又期望被救。

  这儿的结论是:死于自杀的人们不仅仅是渴望自杀,他们还形成了实施致命自我伤害的能力;然而即使那些已具备这种能力的人,也保持着对自杀的恐惧,因为这个念头一旦飘过,就会面临自我保护的阻力;这种恐惧让希望被救的愿望产生了。

  多半正是注意到了这样的情况,叔本华就曾说,唯一可接受的自杀方法是自行饿死。

  其原因在于,只有饿死是个缓慢而持久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如果你想明白了,不想死了,随时可以停下来。但对于跳楼、卧轨、饮弹等自杀方法来说,都是一瞬间的事儿,比如跳楼跳到一半突然想通了,可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呢,若遇到一个想自杀的人,我们与其毫无成效地劝他不要死,不如劝他采取自行饿死的方法了结一生。

  第一,攻击性的外放。不管一个人是以勇敢的、怯懦的、富有攻击性的、还是带有歉意地喊出去这四个字,他的攻击性一定是在向外释放。只要不把矛头指向自己,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事实上,如果一个有自杀念头的人有机会领悟到他的攻击性一直是指向自己的话,他就有可能放下想要自杀的念头。

  第二,对压力的缓解或对压力源的摆脱。去的潜台词是:老子连死都不怕了,凭什么还要允许周遭这操蛋的一切如此地压迫我,伤害我?

  一旦喊出去这四个字,他便在他和他的压力源之间建立了一道屏障;即使他无法完全摆脱那些压力源,他也有这道屏障在那里,保护他不被压到崩溃。

  第三,对自己的解放。一个想自杀的人,他之前的人格结构可能是处于那种被压弯了腰的瑟缩的状态,去是对周遭一切的不屑,这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帮助他的人格挺直了腰板,从而获得一定程度的解脱。

------分隔线----------------------------